家真的是温暖心灵的港湾吗

发布于 7 天前  37 次阅读


《冷暴力》的作者玛丽-弗朗斯∙伊里戈扬于1998年正式提出精神虐待这一概念,在这之前人们对于精神虐待没有清晰的认知。在那里受虐者感到痛苦和迷茫,旁观者看不出暗流汹涌,施虐者从中获得操控的快感。而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儿童会从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身上习得一些他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有句老话说隔代遗传,其实就是孩子习得了老一辈对待父母的有效方法,然后有样学样的拾起,并运用起来。
很多人的精神虐待其实是从原生家庭习得而来的,因为对亲密的人更容易实施冷暴力,而且使其产生无法打破的相互联系,一代接一代的传下去。
《国际儿童权利公约》认为,下列对待儿童的方式有损其心理健康: 1、言语暴力 2、虐待与贬损的行为方式 3、拒绝给予爱与亲情 4、不符合年龄的过度或不相称的要求 5、相互矛盾或不可能做到的管教指示。
这些有损孩子心理健康的行为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当孩子不听父母的话,不做父母认为目前重要的事,就会被认为不识好歹,父母会就冷淡对待他,不理他,恐吓他,采取各种打骂来让孩子屈服。可是自己没有经济来源,离开了父母也无法生活下去,就只能遵从父母的指示行事,也局限了自己能力的发展。父母不重视孩子的意愿,把孩子当成自己的私有物,随意处置,这培养了很多沉默的羔羊,他们不敢伸张自己的权利,对于暴力或者其他损害其自身利益的事情只会一味的逆来顺受,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为基调来为人处世。父母打着管教的幌子,浇熄了自己欠缺但孩子拥有的生命火花。他们粉碎孩子的意志和批判精神,从而使孩子无法评断父母。
实际上任何“精神正常”的人在某些时候,例如愤怒时,都不免会有虐待行为,但同样也会表现出其他的行为模式(歇斯底里、恐惧、沉溺等),事后还会对自己的反常行为感到相当惊讶并质疑。但施虐者却为满足自身对获得钦慕和肯定的无尽需求,一定要以贬抑他人的方式来维护自尊,继而握有权力。且精神虐待者在行动时企图动摇受虐者立足基础,以使其怀疑自己的想法与感受。施虐者把受虐者推进尴尬不已的境地,务必让他永远站在错的一方。由于他们不在乎与他人的关系,也就不会有同理心,也不会懂得尊重别人。而尊重的意思是,重视他人身为人的价值,并知道我们可能带给别人的痛苦。但很多父母,因为他们小时候没有被无条件地爱过,没有被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来尊重过,所以当他们当了父母,也无法爱自己的孩子。把自恋性的控制欲当成爱,不在乎孩子的想法和独立性,认为不论通过任何方式,把孩子“整成”自己想象的那样,就叫做爱了。
但是,遭遇家庭冷暴力,作为子女的一方,所能做的只有逃离,沉没。就算你心里有再多想法,说出来,父母都可以用各种理由驳回。试图讲道理,柔声细语,但会被无视。大声说出来,会被回应“养你这么多年,花了这么多钱,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而一旦有这些想法,对外面说出来,别人还是会说,父母是对你好,辛苦养你这么大。因为,家长就是曾经的皇权,他们害怕自己的权威被怀疑和否定。
中国自古有父慈子孝一说,但前提是父母慈爱,明事理,懂是非。愚孝一词,如何定义早就无人理会。孝顺的边界,早就模糊不清。
事实上有很多人他们确实并不适合当父母,朋友亦或是恋人,他们都没学会,也不愿意学会,只是阴差阳错的便成为了,但只会给别人添堵了,遇到这种人,除了感叹一句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以外还能做些什么呢。让自己努力不要变成类似的样子?让世界变好一点点,自己努力了,心里就有希望?这不过是一种逃避。
有人说遇到冷暴力最好的方法是冷暴力回去,但是冷暴力回去这件事真的做了,我们就成了自己所不喜欢的人。所以只能放弃,只希望从我这一代之后,不会再受这样的委屈。
中国的一些父母是不会分享感受的。即便他们也是普通人,也是从孩提时代和青春期过来的人。但是好像一旦他们当坐上了父母的这个位置,就变得和普通人不同了,父母变成了不可能犯错,不可能向孩子妥协、向孩子坦诚感受的怪异存在。他们往往在和孩子的争执过后,选择冷暴力或者不再提及此事。而这样,误会和矛盾不但没有解决,孩子的迷茫和不安全感反而更强了。
父母时常会拿同事,亲戚朋友之类的别人家的孩子跟我们比,别人家的孩子都考上958,211了,都读博士硕士了,再看看你,一无是处,脸都给你丢尽了。让他们因此颜面无光。在他们看来,我们没有受过苦,他们提供了那么好的环境,培养我们学习各种东西,但却没有一项可以拿的出手,可以让他们为此吹嘘的,我的存在就是让他们感动失望寒心,让他们丢脸,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就是一个污点。
我不知道有一天如果我有孩子我该如何去爱他/她,因为我自己就是在那种极度悲伤而又绝望的感受中长大。
孩子的安全感,往往来自于父母的爱。而父母的冷漠和忽视,对孩子来说可能是比肢体暴力更严重的伤害。
作为儿女,我们很难找到解决的方法,依然承受着冷暴力,只能在很少很少的时间可以感受到父母的爱,其余时候只觉得自己连狗都不如。只能自我安慰,对自己说,如果换成别人我早就离开了,但他们是我的父母,既然无法离开,那就学会不爱。无爱就不会有恨,把他们变成无关自己世界的陌生人,这样也许就会舒服很多吧…只能努力的让他们成为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这一代实在是太难了,因为没有兄弟姐妹,只能一个人暗暗悲伤。我甚至可以理解为什么经济水平的提高带来的却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得了忧郁症,甚至是自杀。
在此,希望国家可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给准备要孩子的夫妻开讲座,培训一下怎么教自己未来孩子。希望未来,当我们为人父母时,能够记得过往,不要再做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了。


后记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因为暴雨,我打电话让我爸开车来接我,一般来说,如果没事都会马上过来吧,但是他却一个劲的说我就因为下了点雨,娇气,说真的,如果真是一点我就不会让他来接我了,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被父母接走,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虽然他最后还是来了,但一路上都在数落我的种种不是,我本以为到家就算了,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一直到第二天,他还在拿这件事数落我,最后又怪到我没考上他要求的学校上去了,开始口吐芬芳起来了。。。这跟来接我有关系吗,没考上他要求的学校我就只配在雨中受冻吗。。。从小到大,凡是他看不惯就赖我成绩。。。
有感而发,找了些资料,写了这篇文章。


音无结弦之时,天使跃动之心;立于浮华之世,奏响天籁之音